教育部关于在学校教育中设置传统文化原典课程的建议的回复

你们“关于在学校教育中设置传统文化原典课程的建议”收悉,现答复如下:

新年伊始,一档《中国诗词大会》节目的热播,引发了社会对于古诗文教育的关注和探讨。事实上,诗词热在普陀学子中早已掀起,区教育局将古诗文教育作为传承传统文化的重点内容,创新国学经典课本,推广各类课程活动,以诗词诵读等形式让学生感受古典文学的魅力。

从总体上看,这些年来,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无论是学校还是社会,都把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摆在重要的位置,出台了相关政策举措,开展了丰富多样的教育活动,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如你们所提及的小学、初中统编教材增加了一定比例的古诗文等。2017年底教育部印发的普通高中语文、美术、音乐、体育、历史等学科课程标准也都增加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比重。如语文课标设置“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研习”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专题研讨”专题,要求“选择中国文化史上不同时期、不同类型的一些代表性作品进行精读”,“在特定的社会文化场景中考察传统文化经典作品,以客观、科学、礼敬的态度,认识作品对中华文化发展的贡献”等,明确规定“课内阅读篇目中,中国古代优秀作品应占1/2”。将原标准“诵读篇目的建议”改为“古诗文背诵推荐篇目”,推荐篇目数量从14篇(首)增加到72篇(首),内容包括《论语》《荀子》《老子》《孟子》等部分篇章。在“课内外读物建议”部分,除保留原有《论语》《孟子》《庄子》外,增加了《老子》《史记》等文化经典著作,要求学生广泛阅读各类古诗文,覆盖从先秦到清末各个时期。教育部还组织开展了丰富多样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活动,如开展经典诵读、读本等优质资源建设,持续建设“中华经典资源库”,目前已完成1.2万分钟的诵写讲视频资源;持续举办“中国诗词大会”“中华经典诵写讲大赛”,开展诵读、书法等“名家进校园”活动;开展中华经典诵写讲骨干教师和书法教师培训;长期支持文化典籍整理研究工作,全力保障《儒藏》工程顺利实施等。不少教育活动不只是在教育内部,也在社会各界产生了广泛影响。

开发特色教材,深情吟诵取代死记硬背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工程的意见》(中办发〔2017〕5号)发布之后,我部组织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现状进行梳理,针对内容安排不够系统,活动开展比较注重外在形式、修身践行不够到位等问题,进行系统设计,于2019年3月印发了《加强和改进中小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工作方案》(教材函〔2019〕4号),明确了教育内容系统化、教学实践长效化、支持保障制度化的工作目标;强调从课程、教材、教学、考试评价四个环节入手,推动育人环节的整体联动,涵盖课堂内外、学校内外各个方面,力求系统完整,并强化实践体认;从队伍建设、实践基地建设、专项研究三个方面提供支持保障,推动地方和学校的有效实施;从注重文化工作者支持、家校联动、媒体宣传等方面入手,建立协调机制,营造良好的育人环境。具体内容包括8个方面23个工作要点。如“研究制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课程教材指导纲要”,结合学科特点,贴近学生实际,明确目标任务,分领域遴选经典篇目、曲目以及有代表性的活动项目,作为国家、地方、学校三级课程教材编修指南;“推动师范院校开设有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明确要求,提高师范生中华文化素养”;“推动各地分层、分类、分科开展教师优秀传统文化专项培训,重点加强道德与法治(思想政治)、语文、历史教师培训,不断提升广大教师中华文化素养”;“引导鼓励具备条件的学校建设中华经典诵写讲基地,依托基地加强中华经典的研究阐释、教育传承和创新传播”;“在各级社科基金、自然科学基金、教育科学规划项目中,根据各自功能定位,设立一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研究项目”等。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积累古诗文切忌死记硬背,完全可以通过听讲故事、吟唱等多种方式来提升兴趣,加深理解。秉持这样的理念,本区积极推广各类国学经典课程教材。

你们关于设置中华传统文化原典课程的建议,主要涉及如下问题需要进一步调研论证:“中华传统文化原典”包括建议中提及《大学》《中庸》《论语》《孟子》《道德经》《易经》《盂兰盆经》《诗经》《礼记》等,这些内容让学生必修,如何才能与学生的年龄特点相适应、不增加学生的课业负担?如何处理好“中华传统文化原典”课与语文等已有课程的关系?目前,有些中小学以及有关高校部分文史专业已经进行了有关经典全文诵读、研读的实践探索。我们将鼓励这些学校就上述问题进行研究,不断总结并推广成功经验,并推动《加强和改进中小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工作方案》(教材函〔2019〕4号)的全面实施。

区教育学院教研室主任颜欣炜表示,目前,特色教材《古诗吟诵》和《国学乐歌》被纳入《普陀区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成果丛书》,已成为全区小学和初中六年级拓展型课程的选用教材。经统计,本区有近40%的中小学校研发了古诗词校本教材,并通过走班、学生社团等形式开展学习。

感谢你们对教育工作的关心和支持!

《国学乐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唱本》由上海世纪音乐出版社出版,邀请国内著名作曲家将古诗文编成歌曲,区教育局与该出版社开展战略合作,将教材作为区域中小学拓展型课程的教学用书,让学生们在悠扬的旋律中感受古诗文之美。

被采纳作为区本教材的《古诗吟诵》是朝春中心小学开发的校本课程,自2007年起,该校教师们一边自主开发古诗校本教材,一边研究古诗学习方法,历经4、5年打磨才形成了成熟的课本。曾参与教材开发的教师王瑾介绍,吟诵是一种以欣赏为主的读书方法,是半念半唱的独特朗诵方式,实践中,我们发现,吟诵作为一个辅助手段,在儿童古诗教学中能够实现寓教于乐,颇受欢迎。

区别于其他读本,《古诗吟诵》入选篇目尽量不与语文课本中的篇目相同,除了对诗句的认读、释义作了必要的指导,练习形式也较为活泼,富有启发性。低年级学生练习扮演角色,注重感官体验,中高年级学生则偏重声情并茂地诵读或吟唱古诗,书中还附上了吟唱古诗的方法举例。

朝春中心小学副校长沈晓岚表示,《古诗吟诵》课本不仅广泛应用于语文学科的拓展教学中,还延伸到了拓展课、主题表演等活动中。

刚开学,该校三年级语文教师季雯晴就上了一堂情景交融的《古诗吟诵》课。同学们,今天的主题是寻找春天,大家在校园里感受一下,想想哪些古诗词能体现所看所想?学生们的灵感被激发了出来,老师,我听到了鸟叫,孟浩然的《春晓》说的就是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学校里有柳树,贺知章的《咏柳》提到了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为了培育学生吟诵古诗的习惯,学校还推出精彩一刻德育微课程系列项目,设有《经典时刻》等四个专题栏目,内容丰富形式各异,如古诗吟诵鉴赏、《弟子规》品读、传统国粹皮影戏、赏文学经典《西游记》等内容,都是在教师引领下,由学生结合课本自主策划、撰稿、编排并进行表演的,深受学生喜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