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反对“奥数热”?

“哪里有数学,哪里就有美。”数学的思维之美、理性之美,曾令无数科学家倾倒。在人类历史上,数学不仅促进了人类智力和思维的发展,也推动了社会的变革和飞跃。“数学奥林匹克”,被认为是数学“思维的体操”。世界上不少国家开设了奥数教育和奥数竞赛,其目的是发现具有数学潜质的天才少年,对孩子进行适度的启智教育,培养学生对数学的好奇和兴趣。作为一种学科,奥数本无可厚非。然而,“奥数热”在中国的不断升温,却与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主旨渐行渐远,更与科学精神背道而驰。

奥数是一项有70多年历史的国际数学赛事,作为高级思维训练体操,对训练青少年思维具有重要作用。但与升学相挂钩的“全民运动”,使奥数学习变味异化。对此我们应当持科学态度,既不把它视为洪水猛兽,也不能过分夸大其功能。

前不久的一项权威调查显示,83.6%的公众支持改革或取消奥数,74%的人认为,“奥数可以作为升学、择校的捷径”是“奥数热”愈演愈烈的首因。

奥数,体现了数学与奥林匹克体育运动精神的共通性,以开放、创新的思维模式,为学有余力、学有兴趣、学有特长的学生提供了一个展示数学才能的舞台。通过这样高水平的比赛,可以及早发现数学人才。其意义至少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激发学生对数学学习的兴趣,体验到学习数学的意义和快乐;二是训练学生良好的数学思维习惯和思维品质,提高学生的思维水平;三是锻炼学生优良的意志品质,培养学生持之以恒的耐心和克服困难的信心,以及战胜难题的勇气;四是培养学生扎实的数学基本功,给予学生发挥创新精神和创造力的最大空间,培养学生举一反三、灵活运用的能力,鼓励学生求异思维。

奥数,本来可以让孩子们感受数学之美,但一旦搭上“升学战车”,立刻就变了味儿。据研究,奥数只适合少数对数学有兴趣、有特长、有天分的学生,只有大约5%的智力超常儿童适合学习奥数。科学家早已形成这样的共识:学不学奥数关键在于孩子的兴趣,奥数不适于作为通识教育的内容,大规模推广奥数教育绝对不可取。有人形象地比喻,奥数就像竞技体育,而孩子日常的学习就像是群众体育。比如体操或举重,作为体育项目只适合少数人,而为了选拔所谓的体育精英,让所有孩子都去练,后果可想而知。在美国、俄罗斯、日本等一些国家也有一些学生学习奥数,但由于不与升学考试挂钩,奥数显得很纯粹,就像杂技、魔术、跆拳道一样,孩子们学与不学,完全出于自己的兴趣。

但也应看到,奥数的出题范围超出了所有国家的学校常规教育水平,难度大大超过大学入学考试,有些题目即使是数学家也感棘手。因此,奥数学习显然不适合所有的学生。普通人似乎都能感觉到“疯狂奥数”背后的荒谬,一些逼迫孩子学奥数的家长也承认这么做只是在“随波逐流”,甚至一些从中得益的奥数教师也自曝所谓奥数能开发智力的说法是“一个美丽的谎言”,但家长为什么依然趋之若鹜?一个孩子倘若能够自觉地加入到奥数学习的团队之中,哪怕谈不上什么培养创新能力之类,也还不至于怎么受“摧残”,为什么关于奥数弊端的指责沸沸扬扬?

而我国的“全民奥数”,却让95%的学生成了陪练。奥数被异化,毁掉了孩子学习数学的兴趣。如今的奥数,不是引导孩子探索求知世界,不是激发培养学生的好奇心和创造力,而是以应试和分数为目标,用题海战术、强化培训、机械训练、重复演练等,让学生向高分狂奔,向考试冲刺。这样的教育,不仅使奥数失去了数学之美,失去了科学精神,而且使不少原本喜欢数学的学生变成了做题机器,泯灭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失去了对数学的兴趣。

奥数真正变得不可忍受,是因为它“跑偏”了:把奥数成绩与升学挂起钩来。奥数的功利性和工具性就完全压倒了它作为智能游戏的那一面,其声誉也随之被败坏。奥数教育形成了一个浮躁而又浮夸的市场,家长们的心也被奥数与升学之间建立起来的可能性搅乱了。在这片充满了利益博弈的场所,奥数还能保留几分智力探究的纯粹?学习奥数者还能保留几分自觉投入的兴趣?

澳门新葡亰娱乐场,在严重破坏数学之美的同时,奥数也剥夺了中国孩子的自信和快乐。奥数内容向难、偏、怪发展,成为难倒学生的利器,让孩子产生挫败感,进而对数学望而生畏;在低年级甚至幼儿园就开奥数课,更是一种典型的拔苗助长,严重违背教育规律。前两年,广州市曾对1000名少年儿童进行了一个“梦想大调查”,竟然有不少孩子的梦想是“永远不要再上奥数课”。奥数,俨然成了一些孩子的噩梦。

学习奥数本身不是坏事,学成学不成也没有多大关系,至少它可以帮助发掘一部分儿童的特殊智力和数学兴趣。在这个意义上,不应当不分青红皂白地把奥数妖魔化,也不应把洗澡水和孩子一起倒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