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教育补偿机制消除城乡差距

在国内首次举办以乡村校长为主角的论坛——首届中国贫困地区小学校长论坛上,54位来自贵州、云南、四川等地国家级贫困县的乡村小学校长一起,在北京的一周时间里,接受了有关学校管理的培训,游玩了故宫,还参观了北大清华。他们感受到了全方位的巨大冲击。来自贵州赫章的校长郭昌举因此叹气感慨:“我们村离县城至少差20年,县城离北京又差了50年。”

高考加分在人们的眼中曾经颇为神圣,似乎只有成绩特别好或在某方面具卓越才华的学生才能获此殊荣。但近年来,随着舆论监督力度的加大,高考加分背后的猫腻逐渐浮出水面。由此,人们才发现,本意为弥补高考制度弊端的高考加分,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堕落为“特权俱

这位来自贵州的农村校长,所说的“20年”、“50年”,只不过是一个表示巨大差距的概念,而不是实指。事实上,如果要用时间概念来表达目前城乡教育差距的话,特别是和北京比较的话,农村再过200年、500年也不一定能够达到目前北京的水平。我们的目光不用纠结于此,而应当在于:城乡教育各项指标的差距,给城乡孩子之间的起点制造了极大的不平等。在短期无法填补这一差距的现实面前,为了尽量进行“平衡”,避免更大的差距,应当建立起有效的教育公平补偿机制。

高考加分何去何从,成为摆在相关部门面前的一道必答题。

就在本月,有两位来自发达地区的研究生,利用暑假到我们这里对彝族文化进行研究,他们到了某县,深入到该县农村,感受着这里纯朴的民风。而该县去年发生的一件“大事”深深震撼了他们:20年来,该县第一次有一位本县培养的考生上了二本线!这在当地引起轰动,成为“大事”。要知道,该县少数民族考生是可以加50分投档的!从教育最发达地区到最不发达地区,这种巨大的差距,足以让人瞠目结舌。

丑闻集中爆发下的歧路彷徨

在城乡教育差别越来越大的这些年,中央和地方也出台了许多“优惠政策”:贫困地区加分投档、少数民族加分投档、定向培养等等。但这些流于“中端控制”的政策,并不能有效遏制城乡差距的继续扩大。而且,这些政策还未得到公众、考生的认同,认为这些方式“不公平”,应该完全平等对待。我也认为不公平,但并非是给特殊地区加分不公平,而是其他各种名目的加分,大大削减了给特殊地区考生加分的效果。

今年高考前夕,有媒体披露浙江省航模高考加分成为有权有势人家的特权,某学校今年提出航模高考加分申请的19名考生中,13名是当地各级领导干部的子女,其余6名是教师子弟。这一事件,引发了公众对高考加分政策的强烈质疑。

在各种声音中,都是将加分等政策性措施称为“优惠政策”,但在我看来,这些政策应当是“公平补偿政策”。当原始教育资源的投入不平等时,城乡之间、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之间的考生根本没有处于一个平等的起点上,为了弥补这种投入上的不公平,在一定阶段对该类地区考生进行加分,实际上是一种“补偿”而不是“优惠”。对按地区类别进行加分的政策表示“不公平”,其实是对公平的选择性理解。当看着那些在北京参加论坛的农村校长激动的眼泪和听他们讲述寻找上学路上失踪学生的故事时,又当如何去理解公平的含义?

在浙江省教育考试院采用两级公示、省级测试等方法后,该省2009年申请高考加分的4998名考生中,有483人未获得加分资格。其中,两级公示淘汰144人,339人没有通过省级测试环节。

去年4月,一张偶然拍下的照片在网上疯传:一湖北青年在北京一建筑工地当小工,偶然间和在建写字楼的设计师聊,没想到他们竟都是1992年参加的高考,湖北民工当年考了515分落榜了,设计师在北京当年考了497分上了建筑工程大学。多年后,他们间已有天壤之别!

重庆也传出高考加分丑闻。当地有31名高考考生被查出违规变更民族成分,其中涉及官员子女。在舆论的不断关注下,更改民族成分的考生被取消录取资格,其中包括当地文科高考状元,还有15名涉案官员被查处。

今年4月份,河北省组织了一次高水平运动员高考资格认定专项测试,最后的结果令人大跌眼镜。参加测试的有984人(另外还有145人报名却未到场),经测试不合格人数为163人,占参加测试人数的16.57%。“个别考生的表现看上去根本不像接受过正规训练。”一位参加测试工作的体育老师摇头叹息。

种种现象表明,在被视为公平、公正的高考面前,加分制度已成为一条隐蔽于僻静处的特权小径。

“高考加分政策的初衷是好的。”河北省教育厅思政体卫处副处长刘若群向记者解释说,比如体育特长生,他们每天要进行体育训练,肯定会耽误正常的课堂学习。考虑到他们很辛苦,练好后参加大赛还为学校和地方赢得了不少荣誉,因此觉得应该对他们有所补偿。但是,高考利益巨大,现在的加分政策确实已变成了一些人徇私舞弊的手段,孕育出种种“幕后交易”。

加分衍生“四宗罪”

我国的高考加分主要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照顾性加分,对象主要是少数民族考生、烈士子女等;另一种是奖励性加分,对象主要是某些方面有特长的考生。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的高考加分政策主要存在四方面问题。

一是区域间的不公平。

目前,教育部有全国性的高考加分指导政策,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结合各地实际,又有各地具体的加分政策,而最终发挥作用的又以地方为主。由于各地加分项目不一致,同一项目的加分标准也不一样,导致了区域间的加分差异。这一差异,不仅造成了不公平,而且给逐利者提供了可乘之机。多年来屡禁不止的“高考移民”问题,既与各地录取分数线划定有关,也与这种地区间的加分政策差异有关。

二是出身不同导致的不公平。

“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这句曾淡出人们记忆的话,又卷土重来了。在高考加分上,有民族成分加分,烈士、归侨、华侨子女加分,农村独生子女、纯女户加分等。多年从事高考招生工作的甘肃联合大学研究员席明认为,这些涉及学生家庭的照顾政策,应该更多地在国家的其他扶持性政策中去体现,而不应在高考这样一个事关孩子前途的重要选拔考试中落实,否则会造成不公平竞争。

三是项目设置不合理导致城乡差距拉大。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尽管国家近年来不断加大对农村地区的教育投入,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城乡之间,受二元体制长期影响,仍然存在较大的教育条件的差异。这一实际情况,使得一些加分项目更多地为城市考生所享受,农村考生机会很少。在这方面,影响最大的就是奥赛成绩加分和体育特长加分。如作为西北有名的高考大县,近几年来,会宁县很少有考生获得这些方面的加分。

会宁县第二中学教师赵洪淘认为,城乡教育条件有差距,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这种城乡差距,本身已造成城乡学生面对同一张试卷时的不平等,不能再因加分,进一步扩大这种不平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