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升初精英价值观令人忧虑

小升初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义务教育阶段的升学过程,而是成为了学校、家长、培训机构等各方维护各自利益的博弈场。一位家长介绍,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能够进入所谓的“重点中学”,一家人到处找关系,请客送礼先后花了近十万元。

缘起

小升初演变为一场社会资源的“丛林战”,首先拼关系,拼不过关系的就逼着孩子报各种培训班,参加各种竞赛,把半辈子的积蓄都搭上了,还搞得孩子很痛苦,失去了本该快乐的童年,这背后有深层的东西值得反思。

2010年11月,教育部等五部门发文宣布:规范和调整部分高考加分项目,取消奥赛和部分科技类竞赛国内获奖生保送大学的资格;在加分方面,取得省级比赛名次的加分资格也被取消。但记者在近日的调查中发现,这次高考加分政策改变“风向”,未能让持续火热的小学奥数热“退烧”。那么,小学奥数持续“高烧”的症结在哪?到底该如何破解?

教育工具化的语境下,占有优质的教育资源有助于打通社会上升渠道,成为社会精英,进而占有更多社会资源,从而实现社会普遍定义的所谓“成功”。在此目标的驱动下,教育部三令五申制止“奥数”等各种学科竞赛、特长评级与学校录取挂钩,禁止以任何名义向幼儿家长收取与入园挂钩的赞助费、捐资助学费等费用,但都没能阻挡学校和家长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现象

父母对子女的爱是毋庸置疑的,但应该给子女一个怎样的好前程值得商榷。小升初的拥挤所反映出来的,不只是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均,其实,在任何社会任何国家,优质教育资源都是稀缺的,分配均衡也是相对的,根源在于整个社会价值取向的单一性,即人人都想成为最大限度占有资源的社会精英,量化一下就是有钱、有权或有名。

小学奥数仍在“升温” 谁来带家长走出怪圈

精英只是属于金字塔的塔尖部分,中国社会是精英和大众二元分立的,人人都想爬上塔尖,于是,一些中国家长从胎教就开始努力了,幼升小,小升初,初升高等,每一环都充满残酷的竞争。这种单一的价值观将全社会的人都驱赶到了同一条独木桥上,远离了社会发展和人生幸福的轨道,致使教育的本质异化。

2010年年底,湖北省武汉市“走进数学王国”电视邀请赛决赛落幕,全市有一万余名小学生参加了这一由教育部门组织的奥数比赛。

一项调查显示,日本小学男生将来最想从事的职业是“棒球选手”,而女生则最憧憬“糕点师”,而中国少年的偶像几乎无一例外是文体巨星。一位记者曾问中国一个一年级学生:“你的梦想是什么?”他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将来想当官。”当问及是什么样的官时,他不假思索地说:“贪官!因为可以捞很多好处啊。”

“2009年只有100多人参加‘走数’,2010年参赛人数达到200多。”汉口一所小学教务主任郑楠介绍,由于“走数”的官方背景,它在小升初时的含金量很高,获得一等奖可免1.2万元择校费,“吸引力自然越来越大”。

中日两国小学生的梦想折射了两国社会的不同价值观。

郑楠说,在他们学校,五、六年级50%以上的学生报名参加了“走数”,有的全班都报了名。“2010年,参加奥数竞赛的学生人数,所占比例都高于往年,说明小学奥数热还在‘升温’。”郑楠说。

孩子们的价值观无疑深受父母和社会的影响。父母按照自己的价值取向,制定了孩子的成长路线,逼着孩子去承受很多成人世界里的东西,不仅会剥夺他们童年的快乐,培养出来的孩子有可能在人格上存在缺陷,若如此,即便如愿进入精英阶层掌控优质社会资源,对他自己、对社会恐怕都不是一件幸事。其实,对于家长来讲,最该做的是创造条件让自己的孩子自由快乐地成长,培养他们的兴趣,健全他们的人格,让他们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幸福地生活。

对于小学奥数题,学生们学得很辛苦。“孩子从暑假到现在每晚学到十点多,周末都不休息。”一位曾获奥数一等奖的小选手家长坦言。而另一位一等奖得主的家长说,孩子最忙时,每周上5次课外奥数课,一晚上做50道题甚至80道题是常有的事。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记者了解到,在武汉部分小学奥数比赛之前,一所名牌小学的几个六年级学生申请只上半天课,因为父母让他们下午专门学奥数,以争取好的奖次。面对家长的要求,校方只能放行。

“目前,奥数实际上已走入一个怪圈。好多家长明知孩子对奥数不感兴趣,也缺少那种天赋,最后还是被拖进了‘逼着孩子培优’的怪圈。”大兴路小学学生家长柳女士说,培优的高压,既加重了家长的经济负担,又牺牲了孩子的快乐童年,今后甚至会造成“高分低能”。可是谁来带家长们走出这个怪圈呢?

分析

  小学生赶场初中生“不感冒” 只因奥数是小升初“利器”

“在教育部门大力倡导给学生减负的时候,一些家长却在给孩子加压。”武汉一所小学校长郑婕认为。如今,一些家长看到别人的孩子都上了各种培训班,担心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就设法让孩子也参与进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