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务教育学校标准应全国统一

温家宝总理曾强调,一定要把农村教育办得更好。面对贫困地区校长的无奈感叹,全社会都应该好好思考一下,如何缩小城乡义务教育学校之间的巨大差距。

目前,北京市择校极为普遍,而且择校费依旧在收,当然哪所学校都不直接这么叫,在给家长开的收据上,择校费都被写成“赞助费”“助学费”等,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

在义务教育学校全国统一标准方面,我们可以借鉴国外的一些好做法。为了体现教育的平等性,避免优质教育资源向部分学校倾斜,形成重点校和薄弱校,学校硬件均衡是确保教育均衡发展的第一步。在一些国家,不论是山区学校,还是繁华的城市学校,所有的教育教学设施均以全国统一标准配备。例如,日本茨城县麻生高中是一所建校82年的乡村学校,也配备着与首都东京的学校几乎相同的基础设施:一栋多功能的教学楼、一座体育馆、一个运动场、一个游泳池。

一位小学校长因为所在学校近几年声誉持续上升,要求到这所学校读书的孩子一年比一年多。除了按照规定接收学区片内的孩子,大部分学生是凭着各级领导、各个单位、各种各样的条子来的。

然而,由于地区经济发展的客观差异和地方财政投入的主观偏向,城乡义务教育学校在软硬件上都存在不小的差别。在发达地区的城市,有些学校已经使用平板电脑进行教学了,而在偏远的贫困地区,有的学校甚至连一个可以遮阳避雨、防风保暖的坚固教室都没有。这种巨大的差别,客观而言,损害了义务教育的公平性,阻碍了各阶层之间的合理流动;深层来讲,也与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的原则不相符。

针对这一问题,有些地方也推出了一些均衡做法,比如建立教育发展联合学区、学校共同发展联合学区等等,但这些名义上的联合并没有真正带来学校之间师资的流动和均衡,也就谈不到教育资源的均衡,择校热依旧。

如何改变这一不良现状?笔者认为,在科学发展观和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理念的指导下,设定义务教育学校全国统一标准,应该是一个可行性高的选择。这个标准概要说来就是:每所义务教育学校,不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必须达到国家统一标准。财政收入高的地方,自行筹措经费;财政收入低、难以独自承担的地方,省级政府和中央政府应该给予财政扶助。虽然会很难,但义务教育的均衡化必须突破地区不均衡的藩篱。

对于人所共知的择校费,虽然上上下下都知道只是一句谎言,但在面对这笔钱的时候,校长同样还得继续说谎。

义务教育是所有适龄儿童和青少年都必须接受的国民教育,它保证了每一代国民,无论出身富贵还是贫寒,无论身心健全还是残疾,都能接受国家法定的基本教育。义务教育对于国民素质的整体提高、社会阶层的合理流动、国家经济文化的发展,都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正因如此,我国高度重视义务教育,目前义务教育整体普及程度已达到中等收入国家水平。

这位校长强调,许多社会指责批评的现象,比如说校长贪婪、私设小金库、随意使用经费等,也许个别学校存在,但绝不是全部。

据《中国青年报》日前报道,首届中国贫困地区小学校长论坛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贵州省毕节市赫章县的校长郭昌举感慨:“我们村离县城至少差20年,县城离北京又差了50年。”另一位赫章山区小学校长聂章林在北京之行里吃惊地发现,这里的学生又白又胖,相比之下,他那些山里的学生都显得那么瘦小。有校长感叹,“城乡之间的差距已经是现实,永远无法改变。”

2010年新年伊始,教育部印发了《关于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进一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意见》,其中明确,我国力争在2012年实现区域内义务教育初步均衡,到2020年实现区域内义务教育基本均衡。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一个学校的办学涉及到方方面面,区里、市里哪个部门我们都得罪不起,所以这些条子生哪个都不好拒绝。”这位校长说,虽然每年区教委都会拿出一部分名额分配给各个单位,可是凭各种关系找上门来要额外名额的人还是非常多:“就近入学,不能择校,只是一句谎话。”

一位校长透露,针对来自不同部门的财务检查,对于家长交纳的择校费,要有不同的解释。比如有的检查,就不能承认这部分捐资助学款项是与择校挂钩,因为如果挂钩就违反有关规定。但是如果是审计部门来审计,这笔钱又必须要说清楚是择校学生所交。因为如果来源有问题,审计这一关是过不了的。

但是会议一结束,这位小学校长就被刚从台上走下来的领导叫住了:“我今年这儿有两个孩子,你可一定要给我解决。”因为相互很熟,校长开玩笑说:“您刚才在台上不是说过不能择校吗?”结果只能是两人哈哈大笑。

为人师表、以身作则、言行一致,这些教师最基本的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如今却经常像一条鞭子,抽打着一些教师,尤其是学校的掌门人—校长的内心,因为他们不时要面对一些谎言,甚至自己也要撒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