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升初揭秘:共建生背后不为人知的事实

近二十年来,共建有愈演愈烈之势。每年,通过这个隐秘的渠道,都有人数众多的孩子走进众人仰慕的“牛校”。清华园教育集团副校长闻风,一直关注北京的“小升初”,对于其中的游戏规则很熟悉。据他介绍,所谓的“小共建”,是指强势的政府部门,如中办、国办、国务院所属部委、解放军四总部,以及央企里的垄断企业,如中石油、中石化等,要不就是“来头大”、要不就是“钱包鼓”的部门。这些部门的共建学校,对其子弟都是一比一的录取。

然而,在同一场“战争”中,却有一些孩子可以凭借父母的力量,直接跨过厮杀与恶战。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身份—“共建生”,作为北京小升初考试中的一种入学形式,已经被光明正大地应用了整整10年。但是,在“共建生”三个字之下,却隐藏起了诸多的黑暗地带,有专家直言“这一被异化的升学特权,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利益链”。

“共建”已成为公权肆无忌惮的“集体占坑”,它不仅戕害了教育公平,而且涉嫌以权谋私一类的腐败。这些“公权力部门”,凭什么拿着纳税人的钱去为自己的孩子开辟升学的绿色通道?对“共建”中的腐败行为不可听之任之,一定要从党纪国法的高度予以查处,莫让公权成为妨碍社会和谐的绊脚石。

与权力最近的孩子

所谓“共建”,就是一些有实力的政府部门和企事业单位与一些优质中小学签订共建协议,学校每年给这些单位职工的直系子女提供入学名额。一般通过共建形式入学的学生,都需要交纳一笔捐资助学款,具体数额不等。一些单位通过与名校的特殊联系,挤占了不少招生名额。

相关专题:

万众瞩目的“小升初”,选择优质教育资源而不受行政区域、学籍、学生实际居住地、户籍的任何影响,甚至分数不够也能录取,这不是《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实施并取得实效后的教育图景,而是目前即已存在的升学方式。只不过这种一路绿灯选择优质教育资源的路径,仅仅面向一部分“权多多”和“钱多多”,它有一个极好听的名字叫“共建”。

及至上世纪80年代,一些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子女的教育再一次以“必须这样”的理由浮出水面:在外交领域,由于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多数常年在外,必须委托一所学校集中管理他们的子女;在军队,由于“军民鱼水情深”的历史与政治关系,部队大院的孩子也必须得到教育的支持,才能令家长安心保家卫国……于是,事实上的共建生出现了。同时,那些暂不具备“必须这样”的政府部门官员,开始写起了“条子”,身居要职的领导人给重点学校负责人批条子是无法令学校拒绝的理由。

近些年来,关于教育的不公平现象,颇受社会关注与非议。就拿首都北京来讲,这是一个公权较为集中的地方,于是那些手握公权者,为了让自己的孩子享受着最优质的教育资源,堂而皇之地以“共建”的形式,拿纳税人的钱去为孩子“买路”。这种公开利用权力选择好的教育资源方式,让不少家长反感。在200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共建”成为家长意见最大的问题。这是因为随着“共建”的异化,它已经使“小升初”失去了最起码的公平。

但她还是在单位给孩子报了名,参加了共建生辅导班入班考试,参加考试的孩子有600人,最终会根据成绩录取约220人左右。

而“大共建”的单位职工,入学的几率就远远小于“小共建”的单位,不但需要考试,还需要“拼爹”。拼爹的筹码是家长与单位工会或者“共建办公室”负责人的关系和自身在单位的地位,“至少也得是个中层干部,而且最好不要遇到同单位职工结婚生子上学的高峰。”

据他介绍,所谓的“小共建”,多为“中”字头的强势部门和大型垄断国企,这些部门的共建学校,对其子弟都是一比一的录取,每年有多少孩子都可以进去,没有名额限制。

这是一位家长为自己即将走上小升初战场的孩子写的“送行诗”,对于那些无门无路的普通父母,他们只能期待孩子独自奋战,成为“牛孩”。

21世纪教育研究院[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微博]发布的《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治理择校热的建议》中直接指出:“重点学校与权势部门以‘共建’的名义招收‘共建生’,是权势部门典型的以权谋私的行为,也是择校生政策难以革除的重要原因。”

上一页12下一页

干部子弟学校在1955年被取消设置,干部子弟的教育“特权”却并未被斩尽。

“我亲爱的孩子,想必你已经清楚了小升初是一个战场,想必你已经意识到你将独自奋战,想必你已经具足了披着金刚铠甲去参战的勇气,想必你已经下定决心绝不做一个逃兵……”

不过,无论是“大共建”、“小共建”,这些参与共建的学校都是北京最好的中小学。此外,另一个共同点是共建生入学无论考试与否都需要交钱,这也是学校乐于与这些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达成共建关系的重要物质原因。

每个共建单位需要交纳多少费用,各个名校共建生的具体数量、收费标准,这些敏感数字,都无法通过公开信息查询到。

但是这些干部子弟学校从迁往北京后,渐渐变了味道,成为“红二代”的专属,据公开报道,在当年的干部子弟学校,有学生“不听老师的话,和老师顶嘴,甚至骂老师。有的学生还说:‘反正老师不能开除我,我爸爸还管着学校哩!’”

“新中国成立初期,曾短暂存在过一批为官员后代集中提供教育的‘干部子弟学校’,但这种特殊的学校形式旋即就在1955年被通令取消,原因是与“教育向工农开门”的方针相抵触。”在《南方周末》的报道《“条子生”、“共建生”难以革除的权力择校》中,这段历史被描绘了出来。

大共建、小共建

2003年,一直暗地运作的“共建生”第一次直接出现在北京市教委的政策文本中,名校与国家部委、大型国企等权势机构展开了正式合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