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撤点并校”时代 农村教育何去何从

原标题:小学辍学率回升的现象值得重视

11月17日至18日,主题为“一切为了农村学生”的21世纪农村教育高峰论坛在京举行。北京理工大学[微博]教育研究院教育院长、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院长杨东平[微博]在此间发布的《农村教育布局调整十年评价报告》显示,2000年到2010年,在我国农村,平均每一天就要消失63所小学、30个教学点、3所初中,几乎每过一小时,就要消失4所农村学校。

“活了城市,枯了乡村”并不是中国城市化进程的终极目标,走共同富裕和发展之路本该是不可更移的国策,如果因为农村教育布局的调整使为数不少的农村孩子失去受教育的机会,成为无法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失落者,这将成为中国社会均衡发展不能承受之痛。

  一小时4所农村学校没了,农村学生上学成本增加

日前,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研究院教育院长、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发布的《农村教育布局调整十年评价报告》显示,2000年到2010年,中国农村平均每天就要消失63所小学、30个教学点、3所初中,几乎每过一小时,就要消失4所农村学校。另有数据表明,近四年来,全国小学辍学率大幅度回升。

农村小学减少22.94万所,减少了52.1%。教学点减少11.1万个,减少了6成。农村初中减少1.06万所,减幅超过1/4。

过去10多年来,农村教育城镇化的主张占了上风,“小学进镇、初中进城,使所有农村儿童都享受城市化的教育”成了推行撤点并校的口号。这种做法的理由是: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加快,乡村教育的衰败不可避免,与其坐视城乡教育差距日益扩大,不如主动优化资源配置,提供丰富化课程。于是我们看到,广大的农村地区大量撤并学校,中小学教育布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据21世纪教育研究院公布的《探索农村教育的科学发展之路
农村学校布局调整政策的评价与反思》报告显示,2000年至2010年,平均每一天,在中国农村就要消失63所小学、30个教学点、3所初中,几乎每过一个小时,就要消失4所农村学校。而这种现象目前依然存在。

应该说,农村地区撤点并校之后,有些农家子弟转而到城市就读,沐浴在了城市优质教育的阳光下。但这仅仅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撤点并校也带来了公众不愿意看到的某些后果。农村学校的减少,使得大量农村学生的上学之路变长,原先可以便利地在学校和家之间往返,现在则需要在远离父母的学校吃住,这会增加交通、就餐、住宿的费用。这些钱对于城里人来说可能只是小钱,但对于收入有限的农村家庭来说则会成为沉重的负担。学校路途遥远,存在安全隐患,要想让孩子继续上学,家长就得承担起接送的任务,这无形中又增加了工时成本。更让家长忧心的是,集中起来的学校搬到了较为繁华的集镇上,他们的孩子处身于网吧和歌厅等是非之地的包围中,他们没法不担心孩子学坏。

2012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规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的意见》,实施了十余年的“撤校并点”政策被叫停。

本来,九年义务教育是国家赠送给全民的“免费礼包”,但因为农村中小学教育布局的改变,一些住在边远地带的、经济条件有限的人家的孩子,被挡在了义务教育的大门之外。本来,调整布局是为了改善学校的软硬件设施、集中优质的教育资源、提高教学的质量和效率,现在却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挤出”效果。更严重的是,大规模的持续不断的撤并教学点,不仅使大量的小学低年级孩子辍学,还会使大量的儿童干脆没机会入学,每年可能产生新文盲上百万。很显然,学校离家远了之后,年龄小的孩子遇到的困难最大。有些孩子随父母进城入读打工子弟学校,或者由父母中的一方专职入城陪读,这虽然也会给家庭带来新问题,但孩子毕竟有学可上。可是那些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一旦不能就近入学,加之无人接送,就只有辍学一途了。

与此同时,10年间,我国农村小学生减少了3153.49万人,减少了37.8%,农村初中生减少了1644万人,减少了26.97%。农村初中就读的学生减少了约22%,农村小学就读的学生减少了11.5%,他们大多数进入县镇初中和县镇小学。

与此同时,“读书无用论”再次弥漫于农村地区。让孩子上小学和中学,终极目标是考大学,假使上了大学之后还是前程未卜,有些人就会觉得求学本身也丧失了意义。大学生就业难已是普遍现象,毕业求职不仅是学生之间的比拼,也是家庭经济实力和社会关系的全面较量,那些学习成绩未达拔尖水平、家庭条件又很一般的毕业生最难就业。这对那些势必在竞争中处于下风的农村家庭来说,产生了负面的心理暗示。家长让孩子求学的心志本就不坚定,再遇上撤点并校带来的不便,让幼小的孩子辍学是很容易作出的决定。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在报告中提出了“撤并系数”,该系数表明,2001年至2011年,全国历年的撤并系数平均为5.63,也就是说,平均下来,每年小学减幅超过小学在校生减幅的5.63倍。

所有这些因素共同作用,农村学校不断消失,小学辍学率有所回升,“荒了土地,荒了老人,荒了婆姨,荒了孩子”成了不可忽视的现象。“活了城市,枯了乡村”并不是中国城市化进程的终极目标,走共同富裕和发展之路本该是不可更移的国策,如果因为农村教育布局的调整使为数不少的农村孩子失去受教育的机会,成为无法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失落者,这将成为中国社会均衡发展不能承受之痛。十八大报告中提出了“逐步建立以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公平保障体系,努力营造公平的社会环境,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三个公平”的原则得到了公众的广泛赞同。在农村教育问题上,有关部门也不妨按照这些原则对学校的布局进行灵活的调整。

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研究报告指出,农村学生的减少,除了是由于学龄人口的大幅度减少,还由于城市化进程中的劳动力转移,大量贫困地区农民进城务工,带走了部分学生。进入城镇的农民工随迁子女,又形成了另外一个人群:流动儿童。

杨东平认为,大规模的“学校进城”后,农村学校日益荒芜凋敝,农村教育出现了“城挤、乡弱、村空”的危局,过度的学校撤并导致学生上学远、上学贵、上学难。

据21世纪教育研究院在10省农村中小学的抽样调查,农村小学生学校离家的平均距离为10.83华里,农村初中生离家的平均距离为34.93华里,流失辍学及隐性流失辍学率提高。

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农村地区实行集中办学后,发展寄宿制学校是解决学生上学远的主要措施。据21世纪教育研究院在10省的调查显示,农村小学生寄宿生比例为39.8%,初中生的寄宿比例达到61.6%。但已建成的寄宿制学校由于普遍缺乏配套的生活设施、教师等,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农村寄宿制学校中学生的营养状况堪忧,农村小学生中寄宿生的身高,在不同年龄段均比走读生低3厘米到5厘米。

撤点并校的效应并非只对教育形成了影响,相关研究报告指出,从大教育的视角来讲,撤点并校对农村家庭、生活方式、生产方式也产生各种深刻的影响和改变。

由于学生幼小,大量农村家长[微博]不得不进城陪读。该报告显示,农村学生中家长陪读的比例平均为22.7%,重庆小学陪读的比例高达38.4%。年轻母亲进城陪读,导致离婚率大幅上升。一些农村孩子在新环境中反而“学坏”。同时孩子离开农村,加剧了乡村人口结构的失衡,也带来亲情的断裂和乡土认同的迷失,导致乡村文化生态的凋敝和“荒漠化”。“大规模的撤点并校,荒了土地,荒了老人,荒了婆姨,荒了孩子。”杨东平评价撤点并校政策十年成效时指出。

杨东平认为,“对农村撤点并校政策效果的评价,不应当是单一经济主义维度的办学效益评价,而需要平衡教育公平、教育质量、教育效益三者关系。在经济比较发达、交通比较便利的平原地区,撤点并校对学生的负面影响相对较小,正面效用比较明显。但有些地方因为盲目地撤点并校,使得依法实施义务教育的目标受到损害,优化资源配置的目标并没有达成,促进教育公平的目标并未达成,乡村文明进一步凋敝,城乡差距、地区差距和学校差距仍然在拉大。而提高教育质量的目标是否达成还有待深入研究。”

小学辍学率退至十年前,辍学主体迁移至低年级

根据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调研结果,十年间,2001、2006、2011年成为小学撤并的高峰,其中,2011年撤并系数达到41.57。这表明,全国小学在校生人数减少基本停滞后,学校撤并仍然以巨大的力量和惯性在快速推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