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升初择校“禁”字当头依然火爆 需求难抑制

原标题:“小升初”择校源头何在?

本市明年拟取消小升初推优

虽然对择校“禁”字当头,但北京乃至全国普遍运行的是一套初中入学学位双轨制分配模式。北京小升初除了电脑派位即大派位之外,教育部门还允许或默许学校采取其他多种入学招生渠道,经过多年演化,现有主要名目多达八种,均提前于大派位进行招录。

教育部要求京津沪小学明年全划片就近入学 择校生禁享优质高中到校指标

据了解,其中除推优、特长生、民办校招生和寄宿校招生指标额度为公开信息,其余升学渠道的指标分配各校比例不同,外界难以确知,操纵空间很大。

如何破解择校难题?继年初《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做好小学升入初中免试就近入学工作的实施意见》后,昨日教育部印发《教育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重点大城市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工作的通知》,对北京、天津、上海等19个重点大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免试就近入学设定时间表,其中要求,明年这些城市的小学全都划片就近入学,九成以上初中实现划片入学。北京市教委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将大力推进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工作,结合北京实际认真研究制定北京市的具体政策,目前相关政策正在抓紧研究制定中,待正式确定后将尽快向社会公布。

小升初复杂的双轨制并非一日铸成。中国初中入学招录制度也曾经历过规则单纯的岁月,但面对人们对优质教育资源日益急切的渴望,政策制定总在教育公平和个体自由选择权两个目标之间摇摆不定。

所有小学明年全划片就近入学

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的初中升学实行统一考试制度,重点学校根据考分进行选拔优秀生源。直到1986年《义务教育法》颁布之前,即便对于应作为公共产品来提供的义务教育,稀缺的资源也是向培养优秀人才倾斜,办好重点学校的思路一以贯之。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除了诸如北京的景山学校、北海中学这样为特权人群子女设立的学校,当时除了考分几乎没有择校的余地。

原文:2014年,各重点大城市要在义务教育招生入学方面采取切实举措,标本兼治,破解择校难题。

1986年颁布实行的《义务教育法》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合理设置小学、初级中学等学校,使儿童、少年就近入学。”此后,“就近入学”,“学区“的概念逐渐引入,借学区择校的基础上,入学选拔仍主要以考试为准。为了竞争重点校,小学生的课业负担日益加重。以权择校和以钱择校风气渐起,政府着手严控择校行为。

到2015年,19个大城市所有县(市、区)实行划片就近入学政策,100%的小学划片就近入学;90%以上的初中实现划片入学;每所划片入学的初中90%以上生源由就近入学方式确定。

中国初中入学政策开始明确“禁止择校”。国务院办公厅1996年下发文件,规定“不准义务教育阶段的公办小学和初中招收‘择校生’,坚持就近入学原则。一定要把‘择校生’高收费问题坚决遏制住,重点是大中城市。”“要坚决制止各种形式以权择校的‘条子生’和‘关系生’。”这一阶段,为了给学生减负,北京市取消了毕业统考,改由各小学自行出题,优秀生源由学校推荐,但要求严格控制在3%-5%之内。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到2017年,19个大城市95%以上的初中实现划片入学;每所划片入学的初中95%以上的生源由就近入学方式确定。组织考试及与入学挂钩行为得到杜绝,与择校有关的乱收费得到根治。

2006年,新《义务教育法》明确了免试就近入学的原则,义务教育阶段的升学考试也在全国范围内取消,以对口入学或电脑派位的方法取而代之。此间政府对公办学校招收择校生、收取择校费的行为一再明令禁止。北京早在1998年便实行电脑派位,高度强化派位的公平性,要求公立学校取消“市级三好学生”报送升学制度,“三好”荣誉称号不再与升学挂钩,特长生的数量则严控在小学毕业生总数的2%以内,并在次年进一步要求压缩至1%以下。

北京落点:西城区一位校长认为,改革方向值得肯定,但是具体落实起来难度也比较大。他表示,北京的教育资源分配还不太均衡,甚至一些示范中学与普通中学的差距非常大,这就造成了家长[微博]有非常强烈的择校意愿。

择校需求却并未被真正抑制。进入上个世纪90年代后,为了弥补公立教育资源的不足,中国政府允许开办民办学校,择校风向民办学校转移。2004年,《民办教育促进法》及其实施条例相继颁布施行,时任教育部长周济提出:公办不择校,择校找民办,名校办民校。在教育部门首肯下,不少公立学校也纷纷改制为民办校,或者办起了校中校。如人大附中、清华附中、北大附中等先后办起民办公助类分校。其中清华附中的分校,清华实验中学更是和清华附中水乳交融,不但共用师资,甚至分享同一个校园。通过民办校择校或收取择校费成为合法模式。在北京第十一中学担任科技副校长的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曾晓东表示,此举虽然也难避免民办校产权不明晰等制度原罪,但毕竟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公众的选择性需求。

此外,目前学生“二次流动”现象较为普遍。部分学生通过“就近入学”分配过来,但是开学以后就转到其他学校,甚至根本就不到所分配的学校报到。因此,即便实行就近入学,择校之风也依然存在。要想真正破解择校难题,实现就近入学,首先要在促进教育均衡方面下功夫。

此后各地教育部门的政策更加摇摆不定,参差错杂。在从中央到地方反复重申的严打择校口号中,择校的尺度事实上被放大。2003年后,北京市将入学政策制定权下放各区县,特长生等择校方式的招生比例也交各区县自行拟定。21世纪教育研究院研究员刘胡权分析,放权之举进一步推动小升初入学渠道的多样化。大派位以外的招生比例逐渐上升,最终形成了目前的复杂格局。

北京明年拟取消小升初推优

原文:逐步减少特长生招生学校和招生比例,到2016年,经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批准招收特长生的初中学校所招收的特长生比例降到5%以内。没有特长生招生方式的省份不再增设该方式。

北京落点:针对“减招特长生”,北京市教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为扩大初中优质教育资源对普通学校的覆盖面,到2015年取消全市小升初推优和特长生招生已经纳入政策考虑。据了解,目前,小升初推优和特长生招生人数在北京各区县小升初招生总数中的比例为20%至30%。

此外,也有专家提出,将“到2016年特长生比例降到5%以内”和“划片入学初中95%以上生源由就近入学方式确定”联系起来看,不禁让人想到未来特长生将成为非片区内学生择校的唯一途径,然而,这就要提防非片区内的择校生挤占特长生的招生名额,让特长生变成“特权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