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家长反对减负的背后是教育焦虑

近日,国家教育部公布《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征求意见稿,消息一出,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关于小学生留不留作业、留多少作业合适、控制主课考试次数等问题,记者在走访时,发现一半以上家长不放心娃娃不做作业,六成以上家长担心主科考试次数控制后,学生失去“意识约束”,影响今后小升初考试。(《绵阳晚报》2013年9月7日)

近期,随着全国中小学陆续开学,地方教育部门出台的“减负禁令”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关于小学生减负,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也是一个全社会共同关注的话题。近几年,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曾连续下发过与小学生减负有关的文件(比如:禁止节假日补课等等),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始终处于“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或者“深水静流”状态。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些教育规律制度无法很好的贯彻落实呢?大部分家长反对减负也许能够说明一些问题。

新学期开始,上海发布的减负新政备受关注,措施包括杜绝考试题目中的“超纲”现象,开学两周内,中小学不得组织任何形式带有学科测试性质的练习、测验和考试,等等。

减轻学生课业负担,从大的方面说,是完善我国学校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小处说,对每一个孩子的身心健康非常有益,必将受到每一个小学生的热烈欢迎。这么好的制度为什么大部分家长们却不“买帐”呢?其实,只要对当前很多地方的教育现状了解一下,完全可以理解这部分家长的心情,这种心情既有他们对当前教育的焦虑,也有对自家孩子的不自信。正如一些家长说的“孩子没作业了,每天玩电脑,耍手机,还不把孩子废了啊?”“娃娃耍得开心一点,少点负担,家长是乐意的,只是在这个大环境下,从小不训练考试本领,到时怎么过独木桥啊?”

上海还明确,将探索建立校长、教师信誉档案,对督导检查、信访等渠道发现的“阴阳课表”、违规进行考试和测试,组织跨校联考、教师有偿补课、与校外培训机构存在利益输送等违规的相关责任人记入其信誉档案。

减轻学生课业负担是实施素质教育的必然要求,是改变教育现状的必然选择。教育部正在征求意见的《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让减轻学生课业负担的政策更规范、更权威、更科学,其生效后,必将促进我国素质教育的健康良性发展。但要想让这项规定出台后真正落实,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还必须下深水解决目前教育领域存在的诸多问题。比如:教育平等、教育均衡化的口号已喊了好多年,改革基础教育招生制度也已推行了好多年,结果如何呢?在一些地方,一些名师、优等生仍通过多种渠道源源不断的流向少数学校,让好的学校因有好的设备、好的师资、好的学生而更好,差的学校因缺乏设备、留不住教师、招不进学生而更差。再比如,素质教育已实施了很多年,但很多地方仍走的是“应试教育”老路,当然,高考制度不改革,这条目前唯一比较公平的道路仍然还得走下去。再比如:各地官办的、民办的、集体的、个人的各种辅导班、兴趣班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这些不仅没有减掉学生的负担,反而给学生和家长增加了负担……这些问题不解决,再好的制度也只能“看上去很美”。

新学期,同样的“减负令”也在全国其他许多城市出现。今年1月1日起,长沙市教育局发布《减轻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的六项规定》正式实施,措施包括小学上午上课时间不得早于8时30分,每天在校学习时间不超过6小时,保证学生在校期间每天阳光体育锻炼时间不少于1小时等。

现在的家庭都是独生子女,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都希望自己没有实现的愿望在孩子身上实现,都希望孩子将来在强烈的社会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这些,是家长们内心深处最真切的愿望,也是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在修定《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时必须面对和思考的问题。

根据报道,今年新学期,长沙很多学校也相继推出各自的减负新政,诸如每周一为“无书面作业日”,每周五下午为“无书包日”等。

新学期,沈阳市中小学生也迎来了减负新政,去年底,沈阳出台了被称为“最严减负令”的20条减负规定,措施细致到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中高年级作业总量不超过1小时,初中学生每天书面家庭作业总量控制在1.5小时之内等。

此外,沈阳还规定,教师不得用考试分数对学生进行排名和编排座位,严禁将全班学科成绩及名次发至家长微信群、QQ群等公共平台等等,详细列出多项硬招给学生“减压”。

三令五申的减负令,你知道多少?

“减负”,这已是中国各级教育部门三令五申的老话题,近年来,几乎每逢开学季,中小学生减负都会成为舆论热话题。

有统计显示,早在上世纪50年代,新中国成立之初,“减负”就开始出现在国家层面的文件中。自1987年中国提出素质教育概念以来,“减负”更成为中国中小学推进“素质教育”路上一道绕不开的坎儿。

从1988年,原国家教委发布《关于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问题的若干规定》,到2000年教育部发出的《关于在中小学减轻学生过重负担的紧急通知》,再到2011年的全国两会上,“减负”首次写进政府工作报告,中国中小学生的减负可谓已经“减”了几十年。

澳门新葡亰娱乐场,有评论指出,从中央到地方,在众多被舆论称为“最严”、“狠招”、“猛药”的减负政策之后,中国孩子们的书包甚至从“双肩包”升级为“拉杆箱”,“孩子比大人累、家长下班比上班累”的尴尬现象越发凸显。

减负,家长的欣喜与焦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