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赞助费暗渡陈仓谁之过?

近日,有网友提供了一份《2014年广州小学赞助费大全》榜单,详列今年广州近70所知名小学赞助费,榜单上有的学校赞助费竟高达19万元。这份账单引起了热议,在媒体向教育局有关负责人及部分学校校长求证时,遭到一致否认,并回应这份榜单“完全是造谣”,并亮出“底牌”:公办小学赞助费基准均未超过7万元。

苏少鑫

公办学校将捐资助学与学位挂钩,并蔓延到幼儿园赞助费“协商退款”,教育部门在社会舆论压力下连年出台措施,遏制乱收赞助费现象,可惜结果仍是一厢情愿。公办学校表面顺从,却暗渡陈仓照收不误,公然与教育部门叫板。教育部门本该站出来公开表态坚决反对,并彻查到底。殊不知,某些教育部门的心急口快,大概是怕引起分赃不均,一急之下把“底牌”都亮出来了,承认公办学校确实有收赞助费,只是没网上说的那么多。如此看来,所谓的严禁公校收取各类赞助费的豪言壮语仿佛是“说着玩”。

2011年因时任广州教育局局长华同旭坦言不知广州每年的择校费有多少,引发媒体追问,最后各个区只好晒出2010年“择校费”、“捐资助学费”账单,不知是何原因便不再有下文。现在屈哨兵局长既然承认收取“捐资助学费”是官方行为,也认为市民对学校有误解,那么,公开账本既可帮助学校完全洗脱清白。

我愿不厌其烦地再次解说一下常识:义务教育是准公共产品,主要由政府提供,而这种产品的性质是公开、公平和公共,也就是说公办学校的属性是“公”,不能商业化。政府行使学校所有权人的权利,理当严格要求公办学校为社会最大化地提供公平的教育待遇。简单地说,公办学校的财产所有权归国家所有,用于投资办学的资金全来源于税收,其办学目的就是保证全体国民在教育方面受到平等的关怀和帮助。而作为纳税人,在缴纳税金的时候,已经支付了这笔公共税收,就不应该再掏另一份所谓的赞助费、捐资助学费,来换取在公办学校中本来应有的一席学位。

尽管这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但最近广州小学天价“赞助费”的账单仍然是引起舆论一片哗然,网友们列举的近70所知名小学中,其中东风东路小学高居榜首,达19万元,而动辄上万的“人情费”赫然在列。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但是,由于教育立法体系不完善,和教育资源不均衡等方面的原因,不仅导致了教育部门对公办学校管理失控,也给民办学校的发展形成阻碍。也正是有各种政策上的漏洞,为某些既得利益者提供了私相授受的便利,引起了教育腐败。多年来,因学校小金库问题而被审判的公办学校校长大有人在,这样的教训难道还不够深刻?

在公众的认知中,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收取择校费是教育部明令禁止的,也就是说,这本来就是赤裸裸的违法行为,即便在现实中,公众对此早已熟视无睹心照不宣。然而,意料之外,面对着网友晒出的广州小学天价“赞助费”账单,越秀区教育局不仅“大胆”承认了小学择校费的存在,而且称公办小学赞助费基准均未超出7万元。而之后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屈哨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的各个区给出“官方价格”,也是对学校办学规范的负责。

此外,赞助费盛行背后体现的教育失衡也必须引起真正的重视,而不是口头重视。中央财政近年来才勉强实现4%GDP的教育占比,对义务教育的投入还远远不足,这也令地方财政不堪重负。所以,如果中央财政、省财政、市财政及区县财政都能够各自分摊一部分教育经费,实现全民教育均衡才有盼头。政府应该密切关注在教育发展中的不平等情况,推动教育的社会化和开放化,进一步体现国民教育待遇的公平概念,使教育公平与多样化并行发展,而不是制造学校间的等级差距,并充当“犯错”的公办学校的“挡箭牌”。

广州各区的小学收取择校费,看来就不是个别校长、个别学校或个别区的行为,而是广州官方的统一安排的统一行动。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收取择校费,全国各地皆很普遍,但是当地最高教育行政长官如此公开坦诚,实属罕见,广州教育局的底气从何而来,这一点,大概只能留给广州教育局向教育部去解释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