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减负“困”与“阻”

有一种哲学理论认为,人是利益驱动型动物,即人类的社会行为受利益动机的驱使。这倒与古人的一句话相契合:无利不起早。用这个观点去分析,很容易就能弄明白为什么有些家长嫌弃学校作业少,主动建作业群给孩子加码这种行为了。

编者按

前不久,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8部门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提出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但主动加码行为的驱动力和学业压力,却一直没有消失。

近日,关于中小学生减负的话题再次成为热点。浙江、宁夏、重庆、甘肃等地先后出台了新一轮政策,采取多种手段为中小学生减负。

事实上,减负令已经出台多年,但效果究竟如何值得探讨。一方面,学生课业压力、升学压力等重压之下,公立教育单方面减负必然促使家长转向其他教育形式,以补足孩子学习时长;另一方面,让学生有更快乐的学习生活、健康成长,却又是减负的题中之义。

与此同时,也有另一种声音表达了对某些一刀切措施的担忧,认为在现行的选拔制度下,没有家长敢真正让自己的孩子减负,学校里的各种减负措施,反而加重了家长和学生的课外负担,把大家推向补习机构。

减负令难以顺利实行的关键,并不在减负令本身。究其根源,学业压力来源于高等教育基础实力的不均衡。长期以来,本科生、尤其是普通高校的本科教育存在着严进宽出的问题。

在朋友圈刷屏的《南京家长已疯》一文戏称,“宣传了这么多年的素质教育和减负,也没见学生负担变轻了,素质提高了。倒是觉得家长各方面素质高了不少,挑选补习班的素质增强了,自己辅导功课的素质也提升了”。

严进还可以理解,但宽出似乎显得过于宽泛了。这种现象有着深远的社会因素。众所周知,过去几十年间,中国社会经济迎来了跨越式的进步,社会人才缺口大、需求量高,各行各业都亟待补充高素质、高学历的新鲜血液。于是,许多学校对于本科生乐于扶上马、送一程,哪怕这名学生并没有达到学士的水准。

对此,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合理的课业负担是必需的,学习不可能没有负担。科学减负应当有增有减,把不合理的负担减下来,着力激发培养学生兴趣,促进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现在来看,这种社会背景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转型升级已经成了经济发展的主旋律,提质增效、注重核心技术,正在成为企业追逐的目标。对人才的需求也不再仅看学历,而是更注重学习、创新和突破能力。

那么,究竟什么是不合理的负担?学生学习“轻负高效”有可能实现吗?家长为什么会“抵制”减负?本期议事厅与“有问”合作,邀请部分教育界相关专家,一起讨论这些问题。

如果连续不断重复过去的教育模式,不但不利于培养优秀人才,满足经济发展需要,也不利于学生的健康成长。

访谈嘉宾

因此,减负成功最根本的利益驱动力,在于更加优质、均衡的高等教育,尤其是高校的本科教育。

王健: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党委副书记

可喜的是,对本科教育的重视正在提上议事日程,体现在越来越多学校的日常教学中。近日,教育主管部门多次召开会议,着手布置提升本科教育质量,对大学生进行合理增负,提升其学业挑战难度。

高政: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副研究员

只有当任何一所普通高等学校的本科学生,都有足够的学习能力、专业素质,在社会上得以立足,拥有一份能够获得成就感和尊严的工作时,我们的孩子才会真正从机械重复、题海战术中摆脱出来。换句话说,只有本科教育增负,中小学教育才能真正减负。

王捷: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特聘副研究员

张敏: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会员

马海燕:杭州市上城区教育评估与监测中心主任

什么是应该减去的“负”

时间负担的减少相对容易实现,也看得见,于是减时间负担就成了减负主要举措。其次是减认知负担,比如降低考试难度。这些做法,本质上没改变负担源头,无法真正减轻学生负担

王健:合理的、必要的课业负担具备“指向清晰、梯度合理、作业量适中、与学生发展水平匹配”等特点。比如我们在小学阶段,要求学生反复诵读乃至背诵经典古诗词和美文,这符合语言学习的规律,通过反复流利朗读,不但能理解文字表达的意思,更重要的是能奇妙地感悟文字背后的很多“韵质”。

如果学生不经历这样的过程,是很难形成对母语的亲近感的。但是我们如果要求小学生不加以区分地背诵、默写所有的课文,这就成为不合理、不必要的负担。我们从来不反对记忆和背诵,我们只是反对不加以区分地机械地记忆和背诵。

高政:从政策文本上看,合理必要与不合理不必要之间的界限,主要在于教师布置作业的目的和出发点是什么?有教师会惩罚性地布置作业,比如反复抄写单词、生字、课文很多遍,这明显不合理。有的教师会提前超纲教学,让学生提前掌握,这也不太合理。

张敏:我认为以下几种情况就是不合理不必要的课业负担:一是大量的惩罚性质的作业、简单重复的作业、低效无效的作业;二是不符合学生认知规律、年龄特征的超度超纲“抢跑”;三是压榨学生正常的睡眠、运动、阅读时间,把全部时间都用来刷题培训;四是各任课老师之间缺乏协调,虽然单科作业适量,但总量对学生来说就是巨大的负担。另外,也不应该布置要求家长完成的作业。

比如山东某公办小学一年级,入学才三个半月,一个周末就布置了整整八大项作业。大量的机械重复的抄写,大量额外的试卷、教辅材料,这还只是语文单科的作业。这严重违反了教育部关于“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的规定。即便在很多家长和老师看来,一二年级可以有适度的书面家庭作业,但这样的作业量也大大地超过“适度”标准了。

学习是需要做作业练习巩固的,但所有违背生命成长规律,不惜以牺牲孩子身心健康为代价抓学习成绩,都是以学习之名扼杀孩子的学习能力,都是反教育。

马海燕:学生的负担是否合理,要根据学生的抗压能力和学习效果而定,即要在学生能承受的范围内,长期这么做不会对学生的身心产生伤害。

比如对于初中生,做作业做到了11点。偶尔一两次,不是负担;学有余力,继续在某个领域深入学习,也不是负担;某个阶段,比如为了某项比赛做准备,学到晚上11点,也不是负担。但长期晚睡,身心疲惫,就是不合理的负担。

作业太难,学生努力了还是不会做,也是不合理的负担。反之作业已经掌握了,还要重复做,更是不合理的负担。

再比如,学生各有所长,有人擅长逻辑思维,数学能考满分,可他没有语言优势,语文得不了高分。如果逼着学生多上课多刷题来提高语文成绩,学生的语文成绩也许提高了五分,但他为此投入了过多的时间和精力。这种学习,也是不合理的负担。

时间负担的减少相对容易实现,也看得见,于是减时间负担就成了减负的主要举措。其次是减学生的认知负担,比如降低考试难度。这些做法,本质上没改变负担源头,无法真正减轻学生的负担。

我们监测的结果表明:最有效的减负,就是减缓学生的负担感受,也就是让学生不认为是负担。学生学业负担感受越重,学业成绩越低。当学生愿意学,不认为作业多,不觉得考试多,不为考试结果焦虑,不觉得父母的期望是压力时,学生的负担感受就轻,学习成绩就好。

6月26日,河北省内丘县实验小学学生在参加无人机特色课程。近年来,该校推进素质教育,让学生走出教室,参与到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特色教育活动中。新华社记者
朱旭东 摄

“轻负高效”真能实现吗

“高效”是有可能的,通过教学方法的相关研究,可以实现高效的教学。但“轻负”比较困难,因为好的教育资源是稀缺资源,是竞争的结果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王健:我认为“轻负高效”这个提法本身就值得商榷。我们可以把它作为我们追求的目标,但想真正实现目前还存在很多困难。

首先,地方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门目前还是唯分数论,没有真正摒弃教育GDP。不管出多少减负红头文件,只要政府官员心目中那个升学率在,真正意义上的“轻负”就很难实现。

其次,即便地方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门放弃追逐教育GDP,老百姓内心深处答不答应?当大多数人都焦虑着的时候,“轻负”也容易成为口号。有的家长嘴上喊着“轻负”,实际却通过辅导机构或者主动加压来强化孩子的应试训练,内心深处的想法是最好别人都去减负,自己孩子就可以超然而出。

第三,教师队伍的素养也制约了“轻负高效”的实现。目前,大多数教师没有受过专业的命题和作业设计训练。师范院校的职前培养和职后培训中,这都是空白和薄弱环节。没有这样的训练,布置的作业怎么能有精准的指向、适切的匹配、合理的梯度、可以选择的多种形式?

所以,要减负,必须要提高教师的专业化水平,让教师的教学能够更加精准、更加高效。而要提高教师专业化水平,需要优化教师教育体系,更需要增强教师岗位的吸引力。

高政:“轻负高效”的前提有两个,一个是做到精准作业,有的放矢,针对每个孩子的学习特点和知识掌握基础布置作业,避免无意义的重复。

另一个就是教师在教学过程中的高效。在课堂上就把大部分问题都讲清楚讲透,学生自然不需要做很多作业来加深理解。

王捷:“高效”是有可能的,通过教学方法的相关研究,可以实现高效的教学。但“轻负”比较困难,因为好的教育资源是稀缺资源,是竞争的结果。

最极端的情况是,所有的孩子都掌握了高效的学习方式,那么接下来的比拼,就是智力和学习时间。真要“轻负”,要么把时间交给学校,并严格监管学校的教学安排;要么就是社会分配能够实现全民社会经济地位的平等。也就是劳动分工虽然不同,但这种不同不会带来社会经济地位的不同。我想,前者是近期方法,后者是远期方法。

张敏:在学校教学一线确实有个别“轻负高效”的老师,这是基于老师个人的专业素养和教育良知,但对大多数学校和老师来说,短时期内很难实现真正的“轻负高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