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时评:独此一家的校服采购平台真的阳光吗

如果它真是一家普通的民营企业,那么又是如何被选中的?是否通过了必要的公开和遴选程序?是否征求了公众意见?

中央三令五申降低企业制度性成本,为实体经济发展营造更好的市场环境,但全国16省市的数百家中小学生校服生产企业却遇到新的烦恼:只有进入一个名为“阳光智园”的APP,才能参与校服招标和供应服务。同时,该平台向校服生产企业收取货款4%的服务费,瓜分掉校服企业约一半的净利润。


记者近日在多个省份调查发现,这场貌似由教育部门主导的校服采购模式变革,实际操盘者却是一家普通的民营企业,众多校服企业质疑其借机制创新之名,行垄断敛财之实。

中央三令五申降低企业制度性成本,为实体经济发展营造更好的市场环境,但全国16个省份的数百家中小学生校服生产企业却遇到新的烦恼:只有进入一个名为“阳光智园”的App,才能参与校服招标和供应服务。同时,该平台向校服生产企业收取货款4%的服务费,瓜分掉校服企业约一半的净利润。这场貌似由教育部门主导的校服采购模式变革,实际操盘者却是一家民营企业,众多校服企业质疑其借机制创新之名,行垄断敛财之实。

头顶“红头文件”光环强势推进

校服问题,包括校服本身的质量、价格问题乃至腐败问题,近年来时有曝光。2015年7月,教育部、工商总局等多个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生校服管理工作的意见》,规定学生可以自愿购买校服,也允许学生按照所在学校校服款式、颜色,自行选购、制作校服,这被视为是对校服乱象的针对性纠偏。

2017年3月,江西省吉安市所有中小学校和校服生产企业,接到来自教育主管部门的指令:须在当年10月18日前入驻阳光智园平台,不进入该平台的,教育局将取消该企业的市场准入资格,不得参与本市校服招投标,学校也不得购买其生产、供应的校服。

“阳光智园”也在这一背景下“应运而生”,标榜为“校服互联网+”管理应用平台,能让家长与厂家直接建立购买关系,学校不再经手校服费用,有利于廉政风险防控。

江西各地中小学和校服生产企业还被告知:阳光智园平台由教育部主抓、主推,是建立校服采购廉政风险防范机制的“亮点”举措,凡落实不力的,将会被纪委约谈、追责。

这听起来似乎不错,但仔细一想,却并非那么回事。一方面,既然校服的购买权交给了家长,那么到哪儿买校服,就当由家长做主。可现在家长只能选择那些与“阳光智园”签订了协议的校服企业,这显然是对改革初衷的某种背离;另一方面,“阳光智园”立足于打造校服订购平台,却向企业收取高达4%的服务费,规定家长和企业都只能在平台交易,吃相是不是太难看了?

在江西、四川、湖北、河南、河北、山东等地,一些校服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名义上是自愿与阳光智园平台签订《服务协议》,但如果不与该平台合作,将面临被勒令退出校服市场的局面。

不仅是校服企业,地方教育部门也有干部提出质疑,可替代阳光智园平台的免费互联网平台不胜枚举,为何单独强推该平台,而不是两家或多家并举,从而推动公平竞争?

记者获得一份《关于转发阳光智园中小学学校校服互联网管理平台论证会会议纪要的通知》,该通知以江西省教育厅的名义发出,文件要求“积极推动学校应用阳光智园平台”。

“阳光智园”到底是什么来头,实在让人好奇。抛开这种采购模式是否真地能够实现廉政风险防控的初衷不谈,如果它真是一家普通的民营企业,那么又是如何被选中的?是否通过了必要的公开和遴选程序?是否征求了公众意见?以“红头文件”发出的倡导建议,多多少少都具备了强制性。事实上,多个地方的教育部门在执行过程中都是将之作为“必须”要求来落实。

《阳光智园中小学学校校服互联网管理平台论证会会议纪要》,是教育部装备研究与发展中心以函件的形式,于2016年6月27日印发各省区市教育厅局后勤管理部门的。6月17日,该中心在京召开论证会,认为阳光智园平台运用科技手段和互联网思维重组校服采购模式,有利于廉政风险防控,提高服务水平和工作效率。在这份通知函中,教育部装备中心仅提出“供参考”。

一纸仅供参考的论证会纪要,到了省级及以下很多教育部门就变成了“必须”。从字面上理解,这确实是执行上出现了加码乃至扭曲。但文件专门为某个互联网平台背书,哪怕只是倡导,提供“参考”,真地合适吗?按理说,这种行政倡议,在地方上所可能引发的“执行走样”其实也是完全可以预估到的。

记者登录阳光智园APP,上述通知函被称作“教育部印发阳光智园中小学校服互联网管理平台推广工作指导性文件”;2017年5月22日,教育部装备中心在京召开的“阳光智园应用研讨会”,被称为“教育部组织召开阳光智园运用研讨会”。

从实际效果看,“阳光智园”的操作模式,也显得疑点重重。比如,早就有人指出,即便是所有学校和企业都统一使用“阳光智园”平台,校服企业能否进入平台参与竞争,还是要有学校等相关部门决定。另外,也有家长表达了对于“阳光智园”平台上校服企业的售后服务与校服质量的质疑。在这种现实之下,一些地方教育部门和学校大力推广“阳光智园”,除了受到上级红头文件的鼓励,是否也有不当的利益驱动?

2017年8月10日,江西宜春市召开阳光智园平台推广会议。多位与会者向记者证实,在这次会议上,阳光智园江西分公司总监刘兵在发言时表示,“阳光智园不是某个公司的平台,而是教育部的平台”。记者就此以商家名义向刘兵求证,他表示“现在不方便多说”。

校服市场问题时有曝出,恰恰是因为这个市场受制于学校和教育部门的“权力”,在相关改革后,试图以“平台垄断”的模式来“净化”校服市场,只能是一厢情愿,也构成了对改革初衷的架空。

“教育部装备中心在函件中是‘供参考’,现在却是强行要求使用阳光智园平台。”江西宜春市袁州教育服装厂厂长欧阳金华对记者说。

一个App一旦获得红头文件背书,在地方教育部门的“配合”下,就可以将不与自己签订合作协议的校服企业排除在市场竞争之外,这再次反映出市场公平的脆弱性。相关部门不仅需要好好查查“阳光智园”的来头,更要对于“红头文件”介入校服市场的行为,给出明确说法。

河南、湖北的几位企业负责人也向记者反映,这个平台并不受欢迎,因为服务协议中的“霸王条款”,有企业公开站出来抵制,但一听是教育部搞的,只得与平台签了合作协议。

教育部政策法规司一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从来没有以教育部的名义下发过有关强制推广使用阳光智园平台的文件。

半年来,上述“论证会会议纪要”已在全国教育系统层层转发。据记者粗略统计,全国已有16个省区市教育部门以红头文件转发。一个由教育部有关机构倡导推广的互联网平台,到了学校、校服企业,成了教育部平台;一纸仅供参考的论证会纪要,到了省级及以下很多教育部门变成了“必须”。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据了解,截至2017年4月,全国已有300多个区县教育局、一万多所学校使用阳光智园平台。

“防范寻租妙药”疑似垄断

“搞阳光智园平台的初衷或许是好的,家长与厂家直接建立购买关系,学校不再担当中间商角色,也不再经手校服费用,听上去很不错。”河北省邯郸市教育局一位干部说,真正推广运用才发现,它并非是防范校服采购寻租的“灵丹妙药”。

南昌市教育系统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使用阳光智园平台,需要家长下载第三方APP,完成复杂的注册程序、信息完善,这对于生活在省城的学生家长,都未必实际,何况农村地区的广大留守儿童监护人。

“其实只是被要求下载和注册了这个APP,除此之外,学生买校服没什么变化,还是在学校里买。”吉安市一位学生家长对记者说。

江西宜春市袁州教育服装厂负责人欧阳金华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在校服选购过程中,“家长委员会”的作用体现在对校服款式的选择和进行质量监督上,至于选择哪家生产企业,最后确定用哪个款式、哪种面料,还是由学校说了算;目前校服采购都不可能撇开学校,实现与学生和家长直接对接,“打破校方作为中间商的传统采购模式”的设想,在实践中根本行不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