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校内托管 家长热盼学校难办

日前,上海出台的一份通知引发不少家长的关注。根据这份《关于进一步做好本市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通知》,自2019年3月20日起,在提供原有到下午5点课后服务的基础上,对家庭按时接仍有困难的学生,将免费课后服务延时至下午6点。这一惠民之举,进一步回应了家长对小学生放学后校内看护的需求。
上海的这一举措,实际是在解决当前义务教育阶段较普遍存在的“三点半”难题上的一种继续加码。所谓“三点半”难题,是指大多数孩子都是在三点半就结束在校学习,但不少家长因为上班时间,无法按时到校接孩子。这种教育时间与工作时间安排的“错位”局面,使得如何接孩子放学、安排孩子课外活动,成了不少家长的现实焦虑。相当一部分家长,只能选择把孩子交到课外培训班,这不仅意味着家庭教育成本的提升,也间接加大了孩子的课外负担,助长了社会对于课外培训的依赖。
上述困境下,由学校来延长课外服务时间,可能是时下的最优解决路径。上海在原有课外服务时间截至下午5点的基础上,再延长一小时到6点,且实行全免,可看作是一种可行性上的实践证明。
事实上,在去年的全国两会“部长通道”里,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谈及“3点半现象”时就称,有25个省市已经下发通知,制定了符合各地实际的政策措施,已经摸索了一些比较可行的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比如,前不久四川也下发了相关实施意见,明确中小学课后服务时间一般为周一至周五下午正常行课结束后至18:00期间,具体时间由各地和学校根据实际情况确定。
应该说,学校延长课外服务时间,解决家长的“三点半”难题,已经成为一种普遍趋势。一定程度上,这也是以增加公共教育投入的方式,来为家长减负的具体举措。中国教育经费投入已持续多年增长,但相较于发达国家,依旧有较大的挖潜空间。延长学校课外服务时间所可能带来的财政投入的增加,仍将处于合理状态。而无论是让民众共享社会发展成果,还是从供给侧角度来看,缓解社会的教育焦虑和压力,由公共财政承担起一定的课外服务责任,也可能是最实在的策略之一。因此,此一计划的实施,可以允许地方的弹性实施,但大的方向值得肯定和坚守。
当然,在具体落实过程中,还需要做好配套保障工作。此前,有媒体针对一些城市课后服务的调查发现,这一领域还存在着托管服务过于单一、师资精力明显不足、第三方机构利益空间模糊等问题。具体来看,课后服务中的作业辅导与课外活动开展,如何平衡?这里不仅涉及到家长的态度,也牵涉师资问题;而延长课外服务,意味着老师付出了更多的精力,如何给予老师对等的权益保障,这需要财政方面真金白银的投入。不少地方有具体的“补贴”标准,但是否能够调动老师的积极性,还宜多加权衡。此外,一些学校迫于师资不足的问题,引入了第三方托管、看护服务,但这方面的资质认定、行业规范等,都还存在着不小的模糊地带。这些细节问题和配套保障能否做实,不仅关系到课后服务质量,也可能影响到整个学校教育的质量,各地还宜根据实际,制定周全的长效机制,真正把好事做好。

“上学期报的托管班突然停了,真是愁死人。”北京的徐女士春节后突然接到孩子托管班的通知,以后将专做幼儿托管,不再收小学生。

徐女士夫妻俩是双职工,下午“三点半”无法按时接一年级女儿下学,无奈之下就报了校外托管班。位于小区中的这家托管班一个月1500元左右,给孩子提供小点心,“有时候下午6点之前还赶不回来,老师也能再帮着看一会儿。”

“学校有课后的兴趣班,但一般只有一小时,就到下午四点半,而且也不是五天都有。”无论是时间安排,还是天数安排,徐女士都需要额外找社会托管班“帮忙”。徐女士特别盼望着学校内能提供时间更长的托管服务,帮助她解决难题。

和徐女士一样,很多双职工家庭都面临着孩子放学的“三点半”难题。

寒假期间,南京、长春、上海等地纷纷推出了课后托管相关政策和举措,但与此相关的师资、经费、责任等问题,引发了各界讨论。这些政策的出台,能否真正解决双职工家长课后托管的难题,学校、教师、家长都在拭目以待。

1 费用

多以政府拨款补贴为主

近日,北京市西城区师范学校附属小学关停校内托管班的消息引发关注。有报道称,关停的原因是教委不允许相关机构在校内收费办班。但家长看来,校内托管只收取每月150元的费用,远低于校外托管班,且解决了家长的难题,说停就停难于接受。

对于学校而言,提供托管服务需要师资、场地、教学材料等方面的投入,但与之相对的,却是学校托管收费和支付教师报酬往往面临无政策可依的困境。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周红霞曾做过小学课后托管政策的专门研究,她发现,目前除了《发改委、教育部关于规范中小学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教育部《学校卫生条例》等对课后托管的时间、收费问题有所涉及外,我国还没有出台国家层面的课后托管相关政策和法律对儿童课后托管的性质、内容和要求等做出具体的说明和规定。

她表示,费用方面已出台托管服务政策的各省市基本都在试行政府拨款补贴公立学校提供托管服务的做法。如北京市财政按照义务教育阶段实际在校生人数,城区生均每年400元,远郊区生均每年500元标准将经费拨至各区,由区统筹安排使用;上海市各区县教育行政部门将开展放学后看护服务工作所需经费纳入年度教育经费预算,足额安排。

2 师资

托管班人员选择范围较广

“作为一个教育从业人员,有多累只有自己知道,每天放学了紧绷的弦才能松下来,学生多呆一分钟都要负相应的责任的,家长没时间接应该从家长方着手,而不是增加老师的从业负担。”在“学习公社”针对校内托管所进行的网络调查中,一位网友的留言代表了不少老师的心声。

老师放学后往往还有繁重的教研任务、集体备课、批改作业等,青岛某学校老师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如果让教师承担托管任务,看似节省了经费,实则影响了教师的发展,也影响了教育的发展,好钢没有用在刀刃上。”

周红霞表示,各省市在课后托管师资的配备上大体一致,都是以学校或相关机构的教师、学生家长、大学生或社区志愿者等为主,选择范围比较广泛。但中国学后托管教育联盟主席张洪伟认为,家长们的水平、能力、育儿方法差异化极大,无法保证工作的顺利开展,推行起来恐有难度。

3 定位

托管服务不宜一刀切

周红霞表示,政府对校内托管的定位主要还是安全看护,在此基础上,根据地区和学校的具体特点和条件,开展一些相应的活动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从针对的群体来看,北京市是以课外活动为切入点,面向全市全体中小学生,而上海、南京等地是面向确有困难的学生,有托管需求的学生需要经过“家长申请、学校审核”。

现实中,家长对于小学生课后托管需求也呈现出多元化。在近日“学习公社”针对校内托管所进行的网络调查中,37%的家长希望校内托管进行作业辅导,比例最高;此外还有27%的家长希望提供兴趣培训,17%的家长希望提供晚饭。

在中国学后托管教育联盟主席张洪伟看来,在托管服务划分上不能一刀切,满足不同家长需求的分层式托管服务或发展方向。少年宫、街道办事处、社区等公共设施、单位可以承担起基础的托管服务,解决低层次的诉求;民间机构可以提供特色课程服务,解决高层次个性化需求;政府鼓励有条件的学校承接托管服务满足中层需求。

4 安全

厘清各职能部门责权

“我是一名老师,我们学校原来是有学校免费托管的,但自从去年,一名同学在放学后托管时间段休息活动时把脸磕伤了,还缝了好几针,家长不依不饶,学校就取消了这个托管,学生安全问题是老师最担心的,而且在学校发生的问题是学校全责,不出问题什么都好说,出了问题谁来替老师和学校承担责任呢!”在“学习公社”的网络调查中,也有老师强调了托管期间的安全问题。

有观点认为,义务教育学校托管是义务教育学校课后看护和管理在校学生的行为,其实质是家长基于委托监护将部分监护职责转移给学校的合同行为。作为有偿服务,学校托管可以收费。政府应对学校托管进行法律监督,并厘清各职能部门之间的责权边界。

但从目前情况看,对于关键的安全问题,各地政策中往往只有宏观层面的指导,缺乏详细的责任界定和处理说明。如南京2017年刚出台的校内托管新政中只提到,“明确外聘人员、志愿者的聘任程序和法律责任,确保学生人身安全;另一方面学生家长也要做好学生的安全教育工作,按时接送学生,服从学校管理”。

2017部分校内托管试行城市

上海

政策背景:近日,上海市教委宣布,2017年秋季学期,上海小学将逐步开展每周一至周四放学后的“快乐30分”活动,同时提出为家庭确有接送困难的学生提供看护服务。

实施时间:2017新学期试点校先试先行,秋季学期全面铺开

师资:教师、社区志愿者等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托管内容:15:30至16:00,学生参与感兴趣课程;16:00至17:00,为家庭确有接送困难的学生提供看护服务。

是否免费:是

资金来源:设立专项经费

责任主体:学校与家委会共同做好看护服务的管理工作,提升服务质量

长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