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感恩费”玷污师生情

近日,四川天全二中“感恩费”事件引发舆论风波。一时间,学校、教师、家委会成了众矢之的,被扣上了巧立名目、借机敛财的帽子。这一个案也被迅速放大,在各种负面信息夹击下,家校关系、师生关系也大有被妖魔化的趋势。

家委会,这个近年来涌现出的新名词,时下颇为抢镜。不久前,上海一小学家长微信群内,爸爸妈妈们为竞争成为“家委会”成员,亮出各自履历:“我是某大学硕士”“我是外企HRD”“我多才多艺,屡获殊荣”……好端端的竞选,演变为一场“名利秀”,令人大跌眼镜。

家委会收“感恩费”不当,学校知情默许,同样难辞其咎。可由此个案出发,把众多学校与教师群体污名化,显然很不负责任。其实抛开这一事件,单就“感恩”二字而言,本契合着尊师重教之道。学校、老师之于学生,不但有恩,而且有情。尤其是像天全二中这类封闭寄宿学校,校方和老师对学生的监护职责相对较重。一些家长有“报答”之愿,也是人之常情。但“感恩”一旦缀上了“费”字,与金钱挂起了钩,就让人觉得变了味,更让人不免揣度其背后的利益纠葛。如此,既否定了教师的奉献,也玷污了师生间的情分。

11月12日,家委会又成舆论关注的焦点。四川雅安某中学召开本学期家长会。家长们关心的是一笔不得不捐的“捐款”,这笔“捐款”被称为“感恩费”。该校今年已两次收取该项费用,“最少捐款1200元,上不封顶”。

收所谓“感恩费”的是少数,但引起如此大的风波,很大程度反映出当前舆论生态中的某种倾向。一段时间以来,“家庭作业成了家长作业”“一言不合家长就被踢出群”“竞选家委会成名利秀”等密集出现的新闻,无一例外都放大着家校、师生矛盾,渲染着对立情绪。这其中有媒体传播有失偏颇的问题,但作为教育的主体,学校、老师、家长都有必要反思:我们是否把教育搞得过于功利了?就拿每年的教师节来说,“送不送礼”让家长们很是头疼,礼轻礼重更让人倍感纠结。在类似这样的功利算计中,彼此间的信任度便被拉低,距离被拉大。长此以往,必然不利于学生的学习、成长。

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何为“感恩费”?校方称,学校就目前的办学情况和产生的困难向家委会做了汇报,家委会表示会向班级家长发出参加雅安市教育基金会“奖教助学”倡议书,并由班级家委会成员代收捐款后统一捐赠到基金会账户。而与该说法矛盾的是,该校一位家委会成员表示,因学校封闭式管理老师们辛苦、减轻了家长的负担,让他们产生了资助老师的想法。目前,天全县委纪委已介入此事件,据澎湃新闻报道,“天全县教育局作出回应称:经初步调查,雅安市教育基金会事前并不知情。”

教育是一项伟大的事业,莫把其变成浅薄的交易。对教师而言,“三尺讲台”不仅使命光荣,“桃李满天下”也是超脱物外的精神喜悦。从兴办平民教育的徐特立,探寻济世安邦之道的陶行知,到守护麻风村孩子的农加贵、危难时刻推开学生的张丽莉,无不对教育事业抱有极大热忱。相信,很多平凡的老师也是如此。对学生而言,十几年的求学生涯,是人生中的关键几步,老师们的言传身教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学生们的前行路径。如鲁迅所述,藤野先生给他校改了三厚本教义,先生的鞭策一直激励其笔耕不辍地战斗。寻常生活间,也一直有这样的温情,雨夜里的一把伞、作业本上一段鼓励的话、教师节时一张精心制作的卡片……这些大爱、小情弥足珍贵,都是金钱所无法承载的。

不论何种解释符合实际情况,这种“感恩”显然充满了铜臭味,将家长与老师间的情谊异化为赤裸裸的金钱关系。“班主任让家长代收,直接给班主任她不要”,其中一名家长的说法提供了佐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