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克明:坚持立德树人根本任务 做好新时代儿童电影工作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上指出:“40年来,我们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大胆地试、勇敢地改,干出了一片新天地。”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不仅是对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光辉历程的回顾,也是对中国儿童电影四十年工作的概括总结。回顾儿童电影发展历程,展望新时代影视教育工作前景,我们儿童电影工作者倍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目前仅剩厂长江平一人,人民网文化频道今天连线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原厂长江平,2011年10月,我已调离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最近我也没接受过任何媒体的采访!对媒体的不实报道江平十分生气。

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媒体将两年前采访我的稿子,只是在日期上改成了2013年,非常不负责!江平说。实际上,江平现任中国广播艺术团党委书记兼常务副团长。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儿童电影工作是在百废待兴的艰难局面中奋力崛起的。1981年3月,中共中央书记处两次召开儿童和少年工作座谈会,提出全党、全社会都要重视儿童和少年的健康成长,要求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把下一代培养好,使共产主义事业后继有人,代代相传。1981年6月,北京儿童电影制片厂应运而生,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同志担任首任厂长,带领一批关心儿童事业的电影工作者,开启了新时期儿童电影事业的探索之路。1987年3月,北京儿童电影制片厂更名为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1981年至2000年间,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独立创作了88部影片,其中《少年彭德怀》《人之初》《霹雳贝贝》《我的九月》《大气层消失》等众多作品成为中国儿童电影经典,不仅延续了中国儿童电影创作传统,还在儿童戏曲片、儿童科幻片等方面有探索性贡献。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全国共摄制了900余部儿童片,很多都受到了广大少年儿童的喜爱。

中国从来不缺优秀儿童电影 缺的是渠道

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于1984年成立,作为党和政府联系广大电影、教育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学会开展了广泛的儿童电影学术交流活动。1989年,经国务院批准,创立了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至今已经成功举办了13届,共计展映来自46个国家的390部优秀儿童影片,成为亚洲规模最大,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儿童电影盛会。

中国从来不缺优秀的儿童电影,每年平均生产50部左右,虽然目前已不担任儿影厂厂长,但江平对儿童电影依然十分关注。中国儿童电影并非一无是处,我们的电影在国际上拿那么多奖,把外国观众感动得满面泪流,国人却很少关心。电影频道每次放《少年陈真》,不论是夜里放,还是白天放,收视率都非常高,动画片《兔侠传奇》版权卖了60多个国家,《寻找成龙》票房达到2000万,破国产儿童电影票房的纪录。这证明只要有输出渠道,就有人看。提及优秀儿童片,江平如数家珍。

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于蓝同志带领儿童电影工作者,拓展工作领域,由拍电影向儿童电影发行放映和影视教育领域延伸。1995年,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了由当时教育部、广电部和文化部组成的跨部委工作机制“全国中小学影视教育工作协调委员会”,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作为办事机构负责日常工作,为优秀爱国主义电影进校园、推进全国影视教育做了大量工作。“协委会”至今已经向全国中小学推荐38批次共471部优秀影片,20多年来,这些推荐片的播放对中小学影视教育起到了关键作用。“协委会”于2003年和2012年在上海和西安两次召开经验交流现场会,促进了全国影视教育健康发展。

为什么在影院看不到儿童电影?对此,江平认为,观众没有养成买票看儿童片的习惯。目前电影院的主流观众是18至38岁的观众,这些人不可能去看儿童电影。

201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产业促进法》正式实施,“国务院教育、电影主管部门可以共同推荐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电影,并采取措施支持接受义务教育的学生免费观看,由所在学校组织安排。”儿童电影工作进入法制化阶段。

儿童电影受漠视 呼吁全社会关心儿童片

此外,家长和学校也是主要原因。家长平时工作忙顾不上带孩子去看电影,好不容易到六一,带着孩子走进电影院,选择的往往是纯搞笑的动画片,很少选择少年励志片。江平指出,学校也不再包场带孩子看电影,虽然每年广电总局都会发文,向学校推荐优秀的儿童电影,但是学校因为安全因素等考虑,往往沦为一纸空文。院线不赚钱,当然就不放。

回顾四十年儿童电影工作,几个重要经验值得高度重视。

究其深层原因,江平认为,还是源于儿童电影受到漠视,这是整个民族的责任。我们一个儿童电影上映,第二天媒体见报的只是一个邮票大小的稿子,而旁边占半个版的却是某个女星怀孕的消息!

首先,儿童电影关乎下一代健康成长,关系到国家未来前途,必须高度重视。四十年来,儿童电影工作的每一个进步发展,都是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取得的。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党中央、国务院从培养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的高度,多次对儿童电影和影视教育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党和国家的几代领导人都曾亲自关心指导儿童电影工作。只有坚持党对儿童电影工作的领导,始终把儿童电影工作当作党的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党委统一领导下,政府、学校、企业、社会齐抓共管,儿童电影工作才能取得重大突破。从2002年电影产业化改革以来,电影局始终坚持对优秀儿童片创作的鼓励支持政策。2004年2月,原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颁布《关于资助儿童题材、农村题材影片的实施细则》,规定每年计划资助优秀儿童影片10部,每部40~80万,有力促进了儿童电影的发展。

拍儿童电影极其极其极其不容易!江平用了三个极其感慨拍儿童片的艰难,同时,他指出,作为儿童片工作者也不要怨天尤人,对儿童电影不要粗制滥造,多拍精品多拍优秀电影。我呼吁全社会多关心儿童电影,因为关心儿童电影,其实是关心自己的孩子!江平疾呼。

其次,必须坚持德育为先原则,始终把立德树人作为儿童电影工作的首要任务。坚持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从小培养“红色基因”,确保社会主义事业代代相传,这是儿童电影创作的头等大事。四十年来,中国电影人拍摄了《少年彭德怀》、《我的法兰西岁月》、《少年邓恩铭》、《风雨故园》、《少年雷锋》、《孙文少年行》、《人之初》、《星海》等一大批适合少年儿童观看的革命先烈故事,为中小学开展德育教育提供了丰富素材。

附历任中国儿童电影厂厂长:

再次,艺术质量是儿童电影的灵魂,儿童电影工作者必须以美育工作为己任,坚持从小培养孩子们的艺术审美趣味,努力把电影艺术精品奉献给孩子们。电影是视听艺术,是广大少年儿童最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儿童电影工作者必须奉献精品力作,才能达到用电影艺术形式开展美育工作的作用。四十年来,中国儿童电影人积极发挥创作潜能,拍摄的《霹雳贝贝》《我和我的同学们》《豆蔻年华》《哦,香雪》《普莱维梯彻彻公司》《大气层消失》《我的九月》《天籁梦想》《旋风女队》等优秀儿童片,不仅受到广大少年儿童的喜爱,在国际上也获得多项大奖,为中国电影争得了荣誉。

第一任厂长 于蓝 :

最后,儿童电影工作必须与时俱进,紧跟时代发展步伐。我们处在数字化网络化时代,信息技术飞速发展,人们的接受方式也在不断更新。少年儿童是个接受新事物最快的群体,儿童电影的艺术创新就显得十分重要。一方面是艺术内容形式的创新,只有新颖的故事和创新的叙述,才能给信息爆炸时代的孩子们带来新体验,才能引起他们的观赏兴趣。儿童电影必须坚持寓教于乐,必须把深刻的思想教育内容转化成孩子们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让孩子们通过看电影,受到深刻的教育。另一方面,儿童电影的传播方式也必须创新,发行放映形式也要创新,互联网、移动端等新媒体平台是电影传播的最新手段,也是少年儿童最喜欢的媒体,儿童电影工作必须重视新媒体新形式,把“最后一公里”的传播渠道打通,让少年儿童更便利地看到儿童电影。

1981年,中央工作会议号召全党全社会都要关心青少年的成长。已经60岁的于蓝受命组建儿童电影制片厂并成为首任厂长。于蓝任厂长期间,共拍摄了19部彩色故事片。其中﹐《四个小伙伴》获1982年第12届季福尼国际青少年电影节最佳荣誉奖──共和国总统银质奖章﹑1983年又在法国获奖﹐《应声阿哥》获1983年优秀儿童故事片政府奖﹐《小刺猥奏鸣曲》获1985年优秀儿童少年故事片童牛奖﹐《下次开船港游记》获1985年童牛奖的鼓励奖﹐《岳云》获1985年优秀儿童少年戏曲片童牛奖﹐《十四﹑五岁》获优秀儿童故事片政府鼓励奖﹑同年又获优秀儿童少年故事片童牛奖﹐《少年彭德怀》获1986年第6届金鸡奖的最佳儿童片奖﹑又获1986年第15届菲格拉达福兹电影节儿童片奖﹐电视系列片《小龙和小丽》(共10集)4~6集获飞天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