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晒家规 为新生立规矩自有一套

在日前召开的贵阳市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上,46名政协委员联名向大会提交了一份题为《关于切实减轻小学生负担的建议》的提案。

即将回到校园生活,才上小学二年级的小文开始焦虑起来:上学就意味着要写作业,自己动作慢,每天作业要写很长时间,实在头疼。

贵阳市高度重视中小学生的课业减负工作,曾于2018年12月20日召开专题会议对全市中小学生的减负工作进行部署。但在具体的走访和调研中发现,目前贵阳市小学生的负担仍然很重,且有反弹趋势,具体表现在小学生书面作业过多、写作业时间过长,部分家长认为“轻课堂、重家庭”现象比较突出,大部分小学一、二年级仍在布置书面家庭作业;部分小学一年级学生家长反映,孩子在家写作业的平均时间为2—5个小时,临近期中期末考试时作业量便会增加一倍;有的学校科任教师只管自己教的那一门课,学校也从没有采取过措施评估过每日作业量有多少,从而导致长期以来学生每天至少要花3—5个小时做作业,作业多时要做到晚上12点。政协委员们还发现有的小学存在变相公布分数现象,部分学校有变相组织各种小考小测行为。

学生课业负担重,有目共睹。

为此提案建议:贵阳市教育局要根据《关于印发中小学生减负措施的通知》制定出台严控措施,以班级为单位,由班主任来控制各学科每日书面家庭作业量,超量的及时减负,督促将国家的要求落到实处。要制定小学生作业量化指导意见,坚决禁止布置超出小学生身心能力承受范围的课余作业。要对存在负担过重的学校列出问题清单,及时督促整改;对学校教师违反相关规定的要抓典型作严肃处理等。

昨天下午,省教育厅专门召开切实减轻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视频会议,要求小学一二年级不得留书面家庭作业;其他年级学生平均水平书面家庭作业量每天控制在1小时以内。初中学生平均水平书面家庭作业量每天不得超过2小时。

[减负要求]

小学一二年级没有书面家庭作业

针对学生负担重,教育厅主要在开设课程、作业量、补课、考试、休息和招生六方面提出“六严格”要求。

其中在严格控制学生作业量方面,要求,小学一二年级不得留书面家庭作业;其他年级学生平均水平书面家庭作业量每天控制在1小时以内。初中学生平均水平书面家庭作业量每天不得超过2小时。教师要精心设计作业,做到精选、先做、全批并及时反馈。坚决杜绝给学生布置机械性、重复性、难度过大的作业。双休日及节假日不得加大作业量。

据说,这个通知,从起草至发文,历时1年半,3次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校长、教师、学生和家长的意见,还召开了2次由学生、家长、教师、校长代表参加的座谈征询会。

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的一句话,道出了学生负担重的症结所在:“应试教育绑架了教育,绑架了学校,绑架了学生,绑架了家长。”

[各方反应]

家长:不反对老师布置家庭作业

记者在早报教育群做了个关于家庭作业的小范围调查:10名小学生,其中6名读5年级,4名读2年级。

6名5年级学生中,只有2名能在1小时以内完成书面家庭作业,3名用时1小时到2小时之间,1名用时2小时以上。4名2年级学生里,2名没有书面家庭作业。

小彤是小学5年级的学生,学校布置的书面家庭作业,他基本上每天回家要做1个半小时。“在我们班我算是快的了。”小彤说,虽然也有几个同学半个小时就能做完作业,但更多的需要一个半到两个小时。

“孩子才上二年级,家校联系册上,每天都会布置作业,有时候半小时能做完,有时候就要1个多小时了。”家长张先生说,自己对于老师布置作业并不反对。

“别的孩子都在学,自己的孩子不学不就落后了吗?如果小学就落后,以后肯定更难赶上了。”张先生老家在山东,每次回老家都会跟同龄孩子的家长交流,发现比起他们,杭州的作业算少了,每当这时候,他就感觉很紧张,“虽然孩子学得很辛苦,自己也很心疼,但现在的教育制度就是靠考试决定输赢,我们也没办法,只能让孩子去适应。”

老师:谈学生减负还须标本兼治

杭州行知小学校长钱金林说,很多时候,学校在给学生减负,而家长则在给孩子增负,而且有个怪现象,越是成绩好的孩子,补课时间就越多。

“很多家长存在‘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想法,于是拼命给孩子买辅导资料、报辅导班。”钱金林说,曾经有位学生家长找到他这里,反映老师布置的作业太少,认为老师在偷懒,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坦白地说,对于减负课题,出台的规定不可谓不多,民众的疾呼不可谓不强。单从中小学生作业时间看,我所在的学校就已经实施好几年了,但学生负担重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另外一名小学老师说,面对作业面对补课,他也很想说不,但是,升学率、录取率是各校的“生命线”,也是各地区教育部门评价学校的重要
标尺。这一标尺不变,题山题海就不会变。

“应试教育大前提没有得到根本改变的时候,这些措施都只是治标不治本。”

这位老师说,只有改变应试教育,学生负担才能从根本上减下来。

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再过几天,李先生的女儿就要正式告别幼儿园生涯,到采荷一小的钱江苑校区读小学了。

这几天,李先生一直很焦虑,他的女儿一点都没搞“超前学习”,但班里的孩子似乎很多人水平了得:“女儿能行吗?”

Leave a Comment.